继周末傍晚宣布降准后,周一央行再发公告宣布,下调再贷款利率直接对小微企业“定向降息”。  

  6月24日下午5点央行网站发布通知,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综合测算,这次释放资金约7000亿。  

  加上此次降准,今年以来央行已经实施了三次定向降准。第一次是1月25日实施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00亿元。第二次是4月25日实施的定向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叠加此次的7000亿,今年央行合计已向市场投放的增量资金,达万亿水平。  

  金融严监管压制实体经济融资  

  “此次降准有着十分明确的方向性,一个是推动‘债转股’,另一个就是支持始终长期处于弱势的小微企业融资。”平安证券分析师陈骁认为,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已表示将继续定向降准支持小微企业的信贷需求,央行此次定向降准属于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大体在市场预期之内,但是降准的力度和范围仍然有所出乎意料。  

  今年上半年,金融监管逐步趋严,对表外业务、非标业务的明显打压、对银行表内流动性与资产质量等监管指标的迚一步约束降低了金融体系的流动性创造能力、信用衍生能力,在金融监管政策的不断推进之下,社融余额增速也相应不断走低,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受到了政策压制。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月,社会融资规模比上年同期减少6367亿元;2月,社会融资规模环比下降61.76%。6月12日央行发布的最新相关数据显示,5月社会融资规模仅增长7608亿,创下22个月来的新低。  

  企业债券融资同样受到信用收缩的影响,导致很多企业无法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来维持资金链的正常运转,债市出现集中违约的现象。5月新增企业债券融资量直接转为负值。  

  国金宏观首席分析师边泉水通过梳理6月信托发行量和信用债余额增量认为,整体的融资环境并未得到很好的改善,依然偏弱。数据显示,6月1-24日信托发行量224亿元,比上月同期和去年同期分别少增120亿元和483亿元。同时间段内的企业债券余额仅增加660亿元,且6月份以来信用债到期收益率明显上行。  

  方向是小微企业和“债转股”  

  根据央行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此次给工农中建交等五大行,以及中信、光大等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降准0.5个百分点,可以释放5000亿资金;同时给邮储、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外资银行降准0.5个百分点,可释放2000亿资金。  

  此次降准近似于全面降准,但是对降准资金使用做了明确限制,可认为是精准调控下的全面降准。合计7000亿的资金对于推动市场流动性有着非常明显的作用,并基本做到了大小银行“雨露均沾”。银行此次降准受益的一方,而作为降准释放资金运用上方向的小微企业和也是“债转股”项目就是受益的另一方。  

  小微企业的融资贵、融资难,是中国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今年以来国家相关政策密集发布,借助此次释放的2000亿元流动性,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改善指日可待。而“债转股”也是与此次市场预期最大的出入。  

  按照以往的认识,商业银行不能直接持有债转股企业的股权,如果贷款给转股公司,贷款也不能作为入股的资金。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商业银行只能主要通过认购转股公司所发行的金融债向企业入股,来确保‘定向’的达成。不过,商业银行参与‘债转股’,始终面临投资风险权重过高的障碍。”  

  根据发改委数据,截至去年末,本轮债转股共签订金额 1.6万亿,但落地率不足20%。而从项目分布来看,主要集中在钢铁、煤炭等行业,而签约主体以国有企业为主。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表示,关于“债转股”其实不是银行没有钱,而是商业银行不想成为烂产业的股东。  

  央行要求,此次释放资金中5000亿元用于推进债转股,同时要求以不低于1:1的比例撬动社会资金加入。  

  避免资金流入房地产 

  针对实体经济的定向降准不是新政,但从以往的政策实施效果来看,虽然政策意图明显,但宽松的流动性向实体经济传导渠道依然不畅,房地产等领域依旧有很强的吸引力。  

  今年5月份,70大中城市的新房价格环比上涨0.8%,二手房价格环比上涨0.6%,均为年内的最高涨幅。5月房价环比上涨的城市为61个,高于4月的58个。从全国商品房销售数据看,5月的商品房销售金额为1.26万亿,同比增长20.5%,创下去年7月以来新高。  

  从5月份的经济数据看,投资、消费全面回落,唯有房地产销售、投资一枝独秀,只能说明房地产行业依旧是高烧不退。  

  如何避免资金流入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值得关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认为,今年上半年我国房地产市场出现部分二、三线城市房价大幅上涨,与此相伴的,是房地产贷款的持续增加。定向降准虽然政策意图明显,资金容易流向房地产市场等领域,未来需要多管齐下,真正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效果,避免金融市场流动性和实体经济融资之间落入“跷跷板”区间。  

  范若滢指出,企业债务违约,要遵循市场规律,实行差异化金融政策,对于长期亏损、失去清偿能力的企业要坚决退出,并依法披露自身信息。各地区各部门也要加强征信体系建设,依法依规加强信用信息共享,对于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相关各方加强沟通协商,采取积极措施共同努力,帮助其渡过难关。